欢迎来访昆山若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139-6242-7896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迷失中的相遇--与自闭症儿童贝贝一起沙盘游戏

联系我们Contact Us

昆山若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联系方式:13962427896 (微信同号)     

E-mail:911658170@qq.com

网址:http://www.ksruogu.com

地址:昆山市玉山镇萧林路668号 九方城 星悦公寓32#楼2506室(萧林路和昆北路交界处往东50米)    

迷失中的相遇--与自闭症儿童贝贝一起沙盘游戏

2017-04-24
3739次



文/王天骄

“你带领我进入你的世界,那是一个无垠的时空,我甚至迷失在其中,但也有一些瞬间,我与你相遇。而这些相遇给我和你都带来了积极且深远的影响。”——我写在贝贝沙盘游戏咨询记录本第一页的话。

本文以沙盘游戏治疗为基础框架,通过对贝贝沙盘治疗的个案总结,结合英国塔非斯塔克自闭症研究团队多年的精神分析治疗自闭症的临床实践研究,以及美国丹尼尔•斯特恩基于婴儿观察的母婴互动研究与理论总结,尝试表达在人类个体的内在心理世界与外在人际互动模式的形成与发展中,感受的相遇是核心的成长动力,也是沙盘游戏对于自闭症儿童产生治愈的重要因素。

一、对自闭症症状的理解
我们似乎都不得不承认,自闭症儿童的典型特征:
1、严重的社会互动障碍
2、在语言和非语言方面有严重的沟通困难
3、
(1)无法运用想象,包括无法进行假扮性的游戏。
(2)在某些情境下会有重复的固执行为。
(了解自闭症P54)
这种把自闭症儿童定义为缺乏心智理论的认知缺损的半个人的观点似乎判定了自闭症儿童作为“人”的残缺。这也是症状性表述对自闭症儿童及所在家庭的终审判决。但是非常幸运的是,很多人并没有止步于此。随着对自闭症研究的不断深入,更多的观点看是出现,我们同样要承认,整合的观点可以让我们从更多的面向了解自闭症儿童。心理治疗中的精神分析学者提出:自闭症儿童的本质上是严重的受困于无法与他人发展出互为主体的相互关系。(Hobson,1993)。若将认知结构化区分,则感受将会是认知的核心,这里所谈的感受,特别指的是对其他人的感受。(Bion,1962,Urwin,1987)人类学家和当代的几位脑神经的研究者也提出,认为感受不是附加或是置于认知之外的部分,反倒是认知的正中心。(Trevarthen, 1980, Murray, 1991, B Perry,等1995,Schore,1996)。这些观点的一致性在于:认为自闭症儿童所缺乏的不是一种心智理论,而是一种对于人的理论——那是一种在他们的世界里对人感兴趣的感觉。(了解自闭症P55)这是我在《了解自闭症》一书中读到的一段,就像是所有的东西突然间获得了连接点,一下子豁然开朗了很多。终于找到了我与贝贝相处中的点滴变化的源头和方向。那就是——感受。而这个感受对于自闭症儿童内在心灵来讲是异常匮乏且重要的核心动力与治愈因素。

感受如何成为“人”的核心的,感觉又如何成为内在心灵的发展动力的?自闭症儿童感觉受阻在哪里?
这要从婴儿成长说起了。对于什么是婴儿,客体关系学派的代表人物温妮科特有独到且精准的表述:没有婴儿这么一回事,只有母婴,“一个婴儿的遗传得到的潜能,不能使其成为一个婴儿,除非它与母性的关爱联系在一起。”(语言与象征,P115)母婴互动,即看护人与婴儿之间的社会性交互作用,就是自由游戏,在婴儿的学习和参与人间之事的最初阶段,属于具有决定意义的体验。但这种互动不是什么严谨的科学的操作。那只是在做常人之事,完全受人际“动作”支配,心中没有目标,只是相互在一起,有乐趣。面对面的游戏相互作用的直接目的就是开心,有趣,高兴和彼此在一起。(母婴互动,P71)婴儿在这样的互动中,形成感觉体验,运动体验,感情体验。这三种体验合成人际过程单位,不断地刺激使儿童的自我感组建形成即形成内在世界表象与人际互动模式。理论上,婴儿发展四个阶段:大约2个月时候开始的“新生自我感”婴儿识别自己是人的过程,婴儿体验活着并面对世界。大约在3个月到1岁的的时候是“核心自我感”阶段及“主观自我感”阶段,儿童在这个阶段开始体验到与其他人相关但又不同于其他人的东西。到第二年,儿童开始使用语言,并发展出语言自我感。这个发展阶段儿童要完成双重任务:分享个人体验的能力和与他人分享的能力。婴儿学习分享意义,被别人理解并且去理解别人。(语言与象征 P15)。
婴儿发育过程中,情绪、语言和身体的发展之间存在着奇妙的联系。作为儿童生命的一部分,语言的位置及其与语言相关联的方式是由左右大脑共同促成的。语言不仅仅是一种认知技能,还是一种包括想象和情感在内的创造能力。有一种强烈的动机的情感激励着人去学习语言,并且为语言应用投入动力和能量。(语言与象征 P13)语言的表达同时伴随着情感沟通。
所有这些当代和现代的临床与婴儿观察研究都指向一个基础:那就是感受作为婴儿称为“人”的过程中一直作为核心点出现在儿童发展的每个阶段。一个人从胚胎开始到成为一个现实中的成年人,就是一个不断体验自己的存在的过程。当他感受到自己是一个人的时候,他才能确定自己的存在。而自闭症儿童的成长延迟的点就在于我们生命的最初的努力中体验受挫。不是因为不敏感,而是恰恰相反,可能是因为高度的敏感性导致了无法处理的刺激体验而启动了回避和退缩的保护机制。但是自闭症儿童的情绪情感需求并没有因此消失殆尽。有很多家长发觉藏在自闭症状之下,那性格坚韧以及与一般人相同的部分,也发觉那在坚持的行为举止之下所隐藏的情绪需要。(了解自闭症P10)


二、沙盘游戏治疗师如何对自闭症孩子工作呢?
我的观点是,沙盘游戏治疗师在自我觉知的状态下与自闭症儿童一起进入到母婴互动的世界里,完成自闭症儿童内在婴儿的再孕育、再出生、再自由游戏。整个过程的核心是跟随自闭症儿童自己的速度与进程,以婴儿的感受这个原动力为核心点,通过治疗时与自闭症儿童感受的相遇引发自闭症儿童内在婴儿对感觉刺激、认知刺激、兴奋调节能力的缓慢形成。从而使自闭症儿童外显的心智、身体、语言的发展成为可能。
首先我们努力做到的是进入儿童的内心世界。抛弃我们所有的理论,猜测,对自闭症儿童的“了解”,以全然的好奇,就像是迎接一个新生命的来到一样,等待着。最重要的是把自己是给孩子做沙盘游戏治疗的这件事忘掉。只记得一件事:两个生命将在这里相遇。其次在整个过程中是关注、感受和反应的不断循环。社会交互作用行为,即使是同婴儿的社会相互作用行为,也是一个独特且复杂的过程,现场即兴表演的出人意料的行为来自内心深处:自发地创造和改变的时间模式和行为程序决不会与从前的完全相同,尽管他们已经为人们所熟知;当你朝前走着,基于一闪而逝的暗示那种地灵活地改变音高、音调、音速和方式,只得到模糊的体验和部分的证实,但却能充分地感觉到他们可以导向新的、未知的方向。但是,所有这些都是在自然界给婴儿和看护人提供的牢固的框架之中。结构中的变化系统是这样一个系统,婴儿和看护人都要给它带来必要的行为和反应以确保它能健全地“运行”,这种运行的特征反映了自然界的作用,自然界通过数千年的进化旨在发展个性的交互作用系统逐渐趋于完善,而不是导致错误。(母婴互动P130)
治疗师还需要做的就是在整个的过程中,保持着一种觉知的状态。一种对儿童感受的觉知,对儿童引发自己的感受的觉知,对自己的反应引发的儿童感受变化的觉知,就是对整个过程发生在治疗师和儿童间的治疗空间的全部体验的觉知。这样的觉知,可以促成生命相遇状态的产生,促成治愈的闪现。治愈闪现在什么时候发生?非常肯定地讲,是在我们彼此同时感受到对方的时刻,在两个生命同时感受到连接在一起的时刻,也就是治愈闪现的瞬间。
那是在我和贝贝工作了几次之后,上午象往常一样,去楼上接他。敲门,开门,老师和我一起叫他的名字,他回头看到我,马上站起来往出走,我内心一暖,哦,贝贝认识我,知道要做沙盘了,他很愿意。
我们手牵手往楼下走。
“贝贝今天很开心”
我跟在他身边,斜低着头,看着他的脸说
贝贝突然停下来,回头看着我,满脸的笑,眼睛闪闪发亮。我们的眼神碰在一起,有1-2秒钟,我心里象花开一样的感觉,一丝丝的喜悦冒出来。
“贝贝好开心啊”
贝贝跳起来,抱着我,我赶紧抱进他,我心里非常感动,非常温暖,感觉贝贝身体柔软,放松,又有一些用力。
“贝贝见到王老师,非常开心,贝贝喜欢王老师”
我又拍拍他,然后放下来。他飞快的跑下楼,冲向沙盘室,我在后面狂追。
“你慢点,老师跟不上了”
他才不理我,一路叫着就不见了。
自闭症孩子可能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不和人有眼神交流,但是这个“不”是怎样的一个“不”呢?是不能?不愿意?还是不知道如何做?
相互凝视是一种有效的人际活动,要依相互作用的人和情境而论,它大大提高了一般的觉醒程度,唤起了某种强烈的感情和潜在行为。成人间的凝视很少持续超过几秒钟,尤其在两个人都不说话时。母亲和婴儿之间的凝视可以比30秒更长,如果凝视同时加上母亲说话,这种综合性为时一种强烈的游戏“邀请”。(母婴互动P19-20)
我和贝贝见面的场景就是一次自然的母婴互动,我们同时在开心的感受层面达成共振,并有动作和语言产生连接,让彼此感受到对方的感觉。而这也让我坚定一个信念,自闭症儿童没有眼神交流不是他的心智不能够做这件事,而是在基本的感受层面,自闭症孩子没有产生足够明确的情感体验促使他有向特定人/物去表达的动力。也就是在内在心理世界里的“我”与“他人”的表象非常脆弱或者非常模糊。这种模糊和脆弱的连接让自闭症儿童内在婴儿在向现实中的人/物表达自己的感受时变得混乱和失序。但是就像所有婴儿一样,形成内在表象的生命本能结构依然在等待成长,只是之前的努力受阻,它在寻找其他的方式完成与内心心理世界以及人际互动的连接。自闭本身就是其中一种努力方式。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回到他最初受阻的地方,聚沙成塔,开始在互动中让自闭症儿童内在婴儿感知到自己的感觉,并从感觉刺激开始向认知刺激成长。

第十五次沙盘。
治疗也开始了半年了。这次贝贝进来,和之前不一样,对之前玩的东西都不感兴趣,躺在窗户下面的地板上,这是一个半封闭的空间,一面是墙,一面是沙发,一面是沙具架。形成一个凹进去的空间。他就躺在凹进去的地方,蜷着。开始时脸还朝着墙壁。把鞋子脱了。我并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没有坐在往常坐的沙发上,我蹲在他身边,一会儿,我也坐在地上了。他和往常一样拿着方形的积木敲牙齿,发出嘎嘎的声音。我“嗯”,“嗯”的回应着,心里有一点担心和着急。我慢慢的尝试着轻轻的把手放在他肩膀上,他没有像之前那样,当我靠近的时候马上走开。那时,一种相依的感觉出来了。我不再着急,感觉很安静,自在,就像默默的作在一个伤心的朋友旁边一样。贝贝头转过来,对着外边了。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过了很久。开始抬眼看他枕着的沙具架上的沙具,因为人躺着,就看到最下面挨着地面的一层。当看到不远处的贝壳时,他爬了过去,拿起一个带褐色花纹的贝壳,坐了起来,把贝壳放在牙齿上敲。我注意到他表情变得放松了,甚至有一点点开心。这时我才意识到他刚刚似乎不高兴了,只是我模糊的感受,不肯定。
“贝贝看到贝壳了,好漂亮啊,”“贝贝喜欢漂亮的贝壳”
这个贝壳在后面几次咨询里贝贝都会找出来玩,他很喜欢。
现在回顾,我那时候并没有完全感受到贝贝的内心感受,但是我做到了安静、自在的陪伴。这在贝贝非常退缩的时候,至少是一种接纳和等候。这本身就构成了一个温柔的邀请。没有人能对所有的婴儿行为都能极端敏感并迅速做出相应的反应,没有这样理想的看护人。母亲和婴儿都处于不断的变化中,他们都试图调整自己的行为以求相互适应。(母婴互动 P74)最重要的是双方能够同时感觉到彼此的投入。同时应为不完全而培养出来的忍耐和调节能力也是儿童人际互动能力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贝贝第29次沙盘游戏治疗。
这次贝贝在沙盘室里玩的非常开心。后半程的时候,开始时不时用眼神扫一下沙具架上的沙具。我知道他在关注沙具了。
开始贝贝拿一个小船,放在水里来回开了几下。我心里是一丝的喜悦,这是我买的小船,也是我非常喜欢的。
后来贝贝回到沙具架,在沙具架最里面,其他沙具的后面,翻出了沙盘室里最大的一艘船。
这是我感觉自己极度震惊,也非常激动。这也是我买的,也是我非常喜欢的,蓝白色调的大船。我非常确定贝贝知道他自己要什么,当他发现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把它翻出来。
贝贝在水里来回推着大船,有时会停下来,很安静的坐在那,背对着我,望着窗外,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这时我从后面看着他小小的安静的背影,一种深深的忧伤从内心深处泛起,并渗入到我的每个细胞。
贝贝一会儿自己坐进去大船里,
“贝贝想坐进去”我回应到。
贝贝一会儿趴在船边,用胳膊搂着船,头和船靠在一起。
“贝贝很喜欢这艘船,这是贝贝的船。”我跟随自己的感受,把内心的话说出来。
贝贝一会儿很仔细的看船甲板山灰尘被水冲过的痕迹,并用舌头去舔这些痕迹。
“嗯,嗯。”我没有形成什么语言,但是感觉到贝贝非常仔细的在研究它。
一会儿贝贝又在水里光溜溜的划来划去,像一条鱼一样自在和快乐。
“这是贝贝的船,这是贝贝的海,贝贝是大海的孩子”然后我感觉到我的眼泪滑落到脸颊上,湿润且温暖。
这时贝贝突然抬头看着我,然后站起身,走到我面前,他一直盯着我的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让他新奇的东西一样,探究着看着我的眼睛。他的手非常轻柔的擦过我的脸,他就像站在一扇窗外向屋子里瞧一样看着我的眼睛。已经脸贴脸了,估计我都快对眼儿了。然后他嘴对嘴地亲了我一大口!我象傻瓜一样呆了几秒钟,他已经又溜回到水里划来划去了。看着在水里划动的贝贝,内心满满的都是温柔和感谢。这次我和贝贝的互动让我对生命与生命的相遇多了一份更加真切的体验和领悟。同时我对自闭症儿童内在的生命力多了一份敬重和感激。

三、沙盘游戏本身在自闭症儿童治疗中的作用
1、沙盘游戏本身所特有的游戏的特质,和母婴互动的原始形式非常吻合,沙盘游戏自由与保护的空间与母婴互动中的全然的在一起有非常多的重叠之处。
2、同时沙盘游戏作为表达性治疗的一种,它的立体成型沙具、真实地沙盘空间,沙子与水的加入,对于自闭症儿童治疗来讲,几乎在最大程度上弥补了自闭症儿童言语匮乏的现状,同时,在视觉,听觉,触觉同时让自闭症儿童接收到,并且引发非常初级和原始的反应。激活了孩子的原始玩耍的欲望:玩,友善和对事物的好奇心,(了解自闭症,P22)这是包括自闭症儿童在内的所有人类的共性所在。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心灵养育关键所在。而引发的自闭症内在婴儿的创造性,也会非常形象地呈现在沙盘治疗师面前,引发治疗师的内在变化与之呼应。
3、沙盘针对心灵治愈的无穷魅力对自闭症儿童同样有效,这也是沙盘最重要的价值所在。

贝贝初始沙盘。我在接受高岚老师督导而整理咨询记录时,再看初始沙盘,我折服于贝贝的无意识的象征性表达,也似乎读懂了一些贝贝内心的语言。沙具很少,但结合后面的沙盘和贝贝在沙盘里的表现,初始沙盘其实已经告诉我们很多。婴儿床 ,婴儿成长的地方;积木 ,贝贝会反复的拆、装,这是建立和破坏,连接和断裂,整合与破碎的反复呈现;道路和旗帜,目标、方向与方法的探询。而这以后的发展以及进步的确一直在围绕着贝贝婴幼儿期的很多发展阶段的问题在呈现。
贝贝在后期的沙盘里,的确出现了明显的退行行为表现,他要退到哪里?这一直是我困惑的问题。高岚老师的督导给了我启发,她让我去看贝贝的自闭症儿童发展与行为量表。这个量表把贝贝的身心发展情况展示出来,也同时解释了贝贝要退行到哪里的问题,就是要退到他最薄弱环节的点,那是起点。也许会更加往前溯。但至少是那里。看这个表我会有一个想象,我不是在和一个贝贝在一起,我是和一群贝贝在一起,我们没有了时空阻隔,1岁的贝贝,2岁的贝贝,3岁、4岁、5岁、6岁的贝贝同时和我在一起。贝贝每一个动作我们都可以去感受,比如贝贝在沙盘结束的时候不肯走,拽着门不松手。好像是1岁贝贝对结束的感受和情绪,用2、3岁贝贝想得到的办法,然后用5、6岁贝贝有的身体力气表达出来了。
而这些量表(贝贝的自闭症儿童发展与行为量表)让我们回到自闭症儿童的成长改变的节奏和速度的预期上。从这对量表我们看到的却是贝贝的退步和停滞。比如知觉和小肌肉发、手眼协调的发展。而模仿能力有明显的进步。相对来讲认知理解与认知表达方面进步非常缓慢。但是在相隔半年的时间里,出现这样的成长,这就是自闭症儿童的特点,缓慢但从来就不放弃。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出,-1—3岁婴幼儿的“心智”似乎是儿童发展的非常关键的时期。每一步点滴的进步对于自闭症儿童来讲都是质变,需要我们发自内心深处的陪伴和鼓励。

我和贝贝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我们相伴成长,成为彼此生命中重要的一个人。未来的路充满未知,但是我相信,在内在心灵的路途中,我和贝贝会再次相遇。


标签